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江上渔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读书笔记(五则)  

2012-05-30 15:29:07|  分类: 茶余饭后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近读宋 陈世崇《隐随漫录》,有数则颇撩心弦,乃更录于兹,俾飨诸同好也。

        其一:

        襄樊之围,食子爨骸。权奸方怙权妒贤,沈溺酒色,论功周召,粉饰太平。杨佥判有《一剪梅》词云:“襄樊四载弄干戈,不见渔歌,不见樵歌,试问如今事若何?金也消磨,谷也消磨。     柘枝不用舞婆娑,丑也能多?恶也能多?朱门日日买朱娥。军事如何?民事如何?”

    大笑批注:醉生梦死,祸国殃民,此辈当剐!然细数历朝历代,终不乏国贼奸佞,奈何?

    其二:

    四明倪君奭,临终赋《夜行船》词云:“年少疏狂今已老,筵席散杂剧打了。生向空来,死从空去,有何善?有何烦恼?    说与无常二鬼道,福也不作,祸也不造,地狱阎王,天堂玉帝,看你去那里押到?”

    大笑批注:呵呵,所谓“生亦何幸?死亦何苦?”,大限将至复能作快语如斯,倪君奭真快人也!

    其三:

    有赋《长相思》词云:“晴也行,雨也行,雨也行时不似晴,天晴终快人。    名也成,利也成,利也成时不似名,名成天下惊,”有心为名,名亦利也,可警矣。

    大笑批注:陈氏乃惊呼“可警矣”,实少见多怪也,纵观古今,有心为名者何曾一日忘利?

    其四:

    陆放翁宿驿中,见题壁云:“玉阶蟋蟀闹清夜,金井梧桐辞故枝。一夜凄凉眠不得,呼灯起作感秋诗。”放翁询之,驿卒女也,遂纳为妾。方余半载,夫人逐之,妾赋《卜算子》云:“只知眉上愁,不识愁来路。窗外有芭蕉,阵阵黄昏雨。    晓起理残妆,整顿教愁去。不合画春山,依旧留愁住。”

    大笑批注:乃念唐婉并此妾命运,才女之不招陆府婆媳待见,于兹可见一斑矣。

    其五:

    云间酒淡,有作《行香子》云:“浙右华亭,物价廉平,一道会买个三升。打开瓶后,滑辣光馨,教君霎时饮,霎时醉,霎时醒。    听得渊明,说与刘伶,这一瓶约迭三斤。君还不信,把秤来秤。有一斤酒,一斤水,一斤瓶。”呜呼,岂知太羹玄酒之真味哉。

    大笑批注:此分明诬我上海酒质之劣,所谓“掺水”是也。上海地方不似黔、川等以产好酒名诸世,市售新酿旧醅,或口味有逊前者,固属可信。若论今日之市场假货充斥,虽“茅台”“五粮液”等亦不免城门失火之殃,谅于宋时则不当如此,盖陈世崇亦表讶异也。此《行香子》作者或不惯饮上海酒亦未可知,其所谓“霎时饮,霎时醉,霎时醒”与“一斤酒,一斤水,一斤瓶”,应嫌言过其实矣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8)| 评论(3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